美债收益率开启年度暴跌模式,最高回落180个基点!全球收益率

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19-11-03 17:26:57   阅读773

一年前,2018年10月,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达到3.25%的7年高点。然后,在备受期待的40年周期转折点即将到来的警报中,全球债券收益率崩溃模式开始了。过去一年,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了近180个基点,远远落后于美联储两次降息50个基点。

然而,自今年8月底以来,各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持续下降戛然而止,徘徊在较低水平,尤其是在中国和美国。2016年7月之前,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没有低于3%,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没有低于1.37%。

显然,在短期内,中美两国的货币政策都出现了“肠梗阻”。中美都面临着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的要求。特别是在巴塞尔协议三规则的要求下,中美两国中小银行的资本约束明显加强。迫切需要增加新的规则,以实现中小银行的进一步扩张,并推动实际利率进一步下降的趋势。

因此,在2018年以来不断补充大银行资本的基础上,中国现在开始进一步要求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同样,9月17日隔夜回购市场利率飙升10%后,美国继续隔夜回购操作,并呈现长期趋势。与此同时,近80%的美国银行储备集中在美国五大银行,中小银行的储备严重不足。10月10日,美联储将修改规则,以减轻中小银行的压力。随着中国和美国货币政策改革的推进,全球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在今年第四季度进一步下降。

跌幅最大的是180个基点,美国债券收益率开始出现年度暴跌。

一年前,2018年9月27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的目标利率区间提高至2%-2.25%,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这种影响下,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继续上升,2018年10月9日达到2011年以来的3.252%的历史高点。

当时,国际社会惊恐万状,高呼美国债务的40年周期已经大转弯。许多国内外研究机构,包括美国新旧债务大王、CICC、广发等,都预测美国债务收益率到2018年底将进一步上升。然而,就从此刻开始,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开始一路暴跌。

从上述数字判断,过去一年,各种到期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了100多个基点。

特别是全球基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年来来回跌了165个基点,从2018年10月9日的3.252%高点跌至2019年8月的1.459%低点,跌幅近180个基点,远远超过美联储降息幅度。自有记录以来,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至2%以下。同样,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11年来首次跌破3个月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

在中国,回报率也在持续下降,包括备受关注的余额宝。根据田弘基金余额宝的最新半年度报告,余额宝在2019年上半年的总份额为1.03万亿元,较年初下降了991.4亿股,较去年下降了40%。它已经连续五个季度下降,婴儿收入仅为123.6亿元,净回报率仅为1.19%。

长达一个月的整合正面临突破。

然而,从8月底开始,各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下降趋势戛然而止,徘徊在较低水平,尤其是在中国和美国。尽管8月和9月各国降息的力度和范围进一步加大,但9月份国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反弹。回顾过去,很明显,各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走势太快,而各国政府降息的步伐却落在后面。从各国股市的表现来看,自8月份以来,各国股市明显进入了反弹浪潮。

然而,10月份,各国股市脆弱的反弹结束,导致各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次下降。然而,从主要经济体目前的10年期债券收益率来看,它们仍未跌破8月底的低点。

上图显示了3个月内美国债务收益率的趋势。从美国债务收益率的趋势来看,随着过去一周美国股市的大幅下跌,10年期美国债务收益率也出现大幅下跌,抹去了自9月以来几乎所有的反弹。目前的报价约为1.51%。

从上述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历史趋势来看,2012年7月最低为1.45%,2016年7月最低为1.37%。显然,之前的历史低点就在眼前。2012年是欧洲债务危机爆发的一年,2016年是全球pmi指数集体暴跌的一年,当然,今年也是全球pmi指数集体暴跌的一年。

从中国国内形势来看,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8月11日跌破3%后开始回升,自9月份以来从3.01%反弹至3.14%。

从上述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历史趋势图来看,2008年和2016年是两个历史低点,2018年12月为2.67%,2016年10月为2.65%。显然,历史的底部还有150个基点。

中国和美国都在试图引导货币流动性。关键是看看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股票。

2016年7月,美国债务收益率会低于1.37%的历史低点吗?从一年前人们对40年周期转变的预期来看,很少有人能在一年后准确地看到这一趋势。然而,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寻找线索,特别是从全球债券收益率在2016年7月触底的特征中。显然,这一波没有触底的特点。

从2016年年中开始,世界主要经济体的10年期债券收益率已经触底反弹。特别是,2015年中国五次降息后,房地产信贷规模成倍增长,美国大幅降低企业税率后,所有国家的收益率都集体上升。然而,2017年12月初,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见顶。此后,德国和韩国等世界主要出口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在2018年2月见顶,而美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直到2018年10月才开始下降。

截至2019年10月,韩国和德国的10年期债券收益率已跌至2016年低点以下。然而,中国和美国两个主要经济体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未低于2016年的低点。这成为9月份全球10年期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跌的一个重要障碍。

为什么?从政策角度看,中国仍致力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推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下降。正如央行所说,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畅通需要突破三大约束:资本约束、流动性约束和利率约束。

9月27日,国务院财政委员会表示,将加快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长效机制建设,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着力支持中小银行增资,将增资与完善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集中精力,服务当地社区,支持民营中小企业。进一步扩大金融业高层次双向开放,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增强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在同一时期,美国金融利率的传导也遇到了问题。由于巴塞尔协议三的限制,美国银行业的准备金要求进一步加强。结果,回购市场隔夜资本利率大幅飙升,9月17日飙升至10%,尽管美联储投入了大量资金,隔夜利率仍在9月30日升至2.8%。在这种背景下,市场对美联储(fed)在10月推出新政策工具抱有强烈期望,美联储已经在9月份启动了实质性量化宽松措施。

显然,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受到巴塞尔协议iii(包括短期储备要求)的束缚。然而,随着全球经济的进一步衰退,市场对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10月5日,纽约联储宣布将继续原定于10月10日结束的每日回购操作,直至11月4日。从9月17日开始,纽约联储连续几天实施回购操作,总投资近7000亿美元,以缓解市场短期流动性压力。

然而,美国1.26万亿美元总储备的75%~90%现在集中在美国五大银行手中,摩根大通家族(JPMorgan Chase family)占储备的25% ~ 40%,这直接导致美国中小银行对流动性的强烈需求。

10月10日,美联储理事会将开会敲定新规则,以减轻中小银行的负担,同时保持华尔街的压力。美联储估计,这将使整个行业的资本减少约80亿美元,流动性需求减少数十亿美元,并降低中小银行的合规成本。新规定不仅将对每家银行的总资产进行评级,还将对其对高风险短期融资、表外风险敞口规模和美国境外业务规模的依赖程度进行评级。

10月8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公开表示,美联储将很快宣布一系列措施来解决利率市场面临的储备问题。美联储正在研究短期美国债务的选择,而不是量化宽松。美联储将采取适当的货币政策,这不是预设模式。从储备管理的角度来看,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扩张不是量化宽松。

中国证券公司是《证券时报》下的新媒体,是证券市场的权威媒体。中国证券公司对平台上发布的原始内容享有版权。严禁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id:quanshancn

提示:在证券公司的中国微信号页面输入证券代码和简称,查看股票市场和最新公告;输入基金代码和简称,查看基金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