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19-11-09 11:44:35   阅读2704

本科生和研究生最喜欢的思想政治课老师是什么?什么是被学生抢走的思想政治课“秒”?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熊晓林教授给出了答案。

这位“非常老、非常老的长者”用一系列关于“配方科学、精湛工艺和时尚包装”的讲座填补了他和“00后”非常年轻的人之间的空白。通过“温、色、不无聊、脚踏实地”的思想政治课,让马克思“讲汉语”,让深刻的理论“讲普通的话”,学生们获得了“代代相传”的良好声誉。

如果高校思想政治课被“秒”抢了会是什么感觉?

也许很多思想政治课老师从来没有经历过,很多大学生也没有。然而,在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熊晓林教授一年四季都喜欢被抢“秒”。“关注熊晓琳,学好思想政治课”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一句俗语——只要你能“抓住”熊晓琳的课程,就意味着这学期的思想政治课受益匪浅。

熊晓琳的微信肖像展示了她站在黄绿色的花草丛中,张开双臂“拥抱”世界。这是她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她对思想政治课的态度——拥抱。

"好老师必须是学者,但学者可能不是好老师."

1992年,自称是北京师范大学“本地人”的熊晓琳从经济学毕业后选择留下来教书。

“学校的政治经济学缺少教师。仅仅因为你有经济学背景,就来上这门课。”这种安排使原本不学习思想政治教育的熊晓琳走上了思想政治课教学的道路。

“我记得当时有些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心想我怎么会混得这么惨。”熊晓琳回忆道。当时,思想政治课不是一门受欢迎的课程,甚至有些“边缘化”。

有人说一个人应该“热爱自己的职业,做自己的工作”。但在熊晓琳看来,其实应该是“做一件事,爱一件事”。“只要你认真工作,以事业为职业,好好上课,善待学生,你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许多认识熊晓琳的人都称赞她的年轻,她认为这可能得益于思想政治课的积极能量。

“认真教书育人,你会发现它能给你带来很多快乐,那不是金钱和地位可以衡量的;你的想法会影响很多人,你会在学生的成功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你会发现做这样的事情特别有意义和价值,从而鼓励自己前进。”熊晓琳说道。

在她看来,有如此多的开发空间和平台,而且它们非常好。思想政治课教师应该做的是“强化”自己,把它当作一种职业而不仅仅是一种职业,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思想政治课教师。

“如果专业教师从‘零’开始上课,那么思想政治教师就从‘负’开始上课。”熊晓琳认为,思想政治课确实存在许多“偏见”。“一方面,学生认为专业课更‘有用’,而思想政治课似乎是‘空洞’的东西,没有那么扎实,所以有些被拒绝。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思想政治课教师教学水平不高,只讲枯燥的理论,很难引起学生的注意。因此,我们需要从“供给方面”进行改进。

思想政治课将深刻影响学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甚至影响学生的生活。因此,熊晓林认为,理论基础和教学艺术对思想政治课教师都有很高的要求。

从20世纪90年代到2019年,熊晓琳发现现在思想政治课真的很“热”,其他专业的学生也将申请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生,这让她非常欣慰。

熊晓琳认为,一门好的思想政治课应该学会讲政治、科学和故事。说到政治,意味着这门课不仅要谈到知识体系,还要进行价值引导。谈论科学意味着一个人不能用伟大的原则或大话来“压迫”人们。一个人必须彻底解释这个理论,用事实“说话”,以便学生可以口头表达。讲故事是“谈论普通的事情”,用生动的案例和灵活的方法使深奥的理论易于理解。

“一方面,我们必须彻底解释这个理论,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当前的社会改革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应该用学生喜欢的方式回答他们心中的疑问。”熊晓琳说。

"好老师必须是学者,但学者可能不是好老师."熊晓琳认为,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思想政治课教师,必须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必须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21世纪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有深刻透彻的理解,才能实现真正的学习、理解和信念。然而,理论知识渊博的学者不一定是好老师,因为教学是一门艺术,艺术家不是天生的。只有了解学生的学习特点,掌握教学规律,掌握优秀的教学艺术,才能真正组织好一堂课。因此,教师在不断提高理论素养的同时,必须注重教学和研究。两者都不可或缺。

熊晓琳在这两个领域都做了艰苦的工作,并得到了良好的回应。

用“00后”学生填满“成千上万的沟和谷”。

“60岁以后”的熊晓琳看起来年轻又充满激情,但今天的大学生已经“00岁以后”。“当我小3岁的时候,有代沟。我比我的学生小3岁多。双方之间已经有一千个缺口了吗?”熊晓琳半开玩笑地说道。她不敢轻视教学。她做的第一件事是深入了解学生。

不同时期学生的需求不同,所以熊晓琳每学期都会对学生进行3次问卷调查,以便真正了解学习情况。

第一节是学期的第二节课。熊晓琳通过问卷了解了学生对这门课的期望、建议和要求,以及他们的困惑。“教书育人不仅是为了传授知识,也是为了向学生提供人文关怀,通过问卷了解他们的需求,帮助学生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第二次是在学期中,通过问卷了解学生对这门课程的评价,有哪些需要改进和建议。“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他们对这门课程有了一定的认识,并通过调查和改进达到共同进步的目标。”

第三次是在课程结束时,熊晓琳要求学生对课程进行全面的评价并给出新的建议。“此时的建议可能不会在本课中实施,但它为我参加下一节课提供了一些参考。”

熊晓琳认为,“教师是课堂的主角,学生是主体。二者应有机结合,教师应引导学生积极参与”。

除了问卷调查,熊晓琳还在课堂上开展了另一项活动——“新闻分享”。

“今天的自我媒体如此发达,以至于学生们会注意到很多信息。我们应该引导学生关心国家大事,正确分析和处理各种问题。”在一些课堂上,熊晓琳会在课前10分钟告诉学生最新消息——她会提前一周将任务分配给学生,并指导学生如何选择话题,同时考虑国内新闻和国际新闻。学生完成ppt后,熊晓琳也将对其进行评估。

“学生们对这个环节特别感兴趣。有时对他们所说的话的分析可能不太到位,但因为他们对这种学习方式和新闻事件感兴趣,他们非常积极和热情地报名。”熊晓琳说。

“主旨发言”是熊晓琳为了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进行的另一种特色实践,也很受学生欢迎。“我会选择一个大题目,有不同的子题目,这样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分成小组,下去收集数据,并精心制作作品,可以是mv或ppt,在老师的指导下,在课堂上分享。一旦学生的热情被激发,他们经常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

据了解,这种做法始于20多年前,熊晓琳每年都会结合热点精心设计不同的主题,如“入世与中国”、“我所知的国企改革”、“我对三农问题的看法”、“我关心的民生问题”...

“这样的活动激发了学生的积极性,也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学生可以通过收集和整理材料、进行研究和创作作品来加深他们的感受和体验。他们不仅获得知识,还锻炼了团队合作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这时,老师是向导,而不是满座的人。教师应该给学生留出讨论和思考的空间,给学生一个玩耍的舞台。”熊晓琳说。

除了强化教材的培养和理论的澄清之外,积极使用教材也是熊晓琳班上的一大特色。

“音乐和舞蹈非常有感染力,所以在每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我都会找到相关的音乐或舞蹈视频,让学生能够在歌曲或图片中更深刻地理解历史背后的故事。”热爱音乐的熊晓琳说。

《北方吹十月风》是十月革命的大炮,带来了马克思主义,《春天的故事》是改革的春风,《我的要求不高》使中国梦更有根据...

令人惊讶的是,熊晓琳用了500多首歌曲或舞蹈视频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宏伟进程联系起来。

这样,思想政治课不是枯燥的内容,而是变得很新鲜。学生们不禁感慨:“原来,思想政治课可以这么生动!”

未知的是熊晓琳会为每段音乐或舞蹈视频从N个版本中选择最好的一个,这个版本还在增加中。

除了课堂教学之外,熊晓琳还在现实中与学生交朋友。

"我是你的老师,我愿意成为你的朋友."熊晓琳在课堂上透露了她的联系方式。有些学生付不起学费,熊晓琳先付了,并用强烈的自尊安慰学生:“别担心,等你下班后有钱再说”;一些学生不敢回宿舍,因为他们的室友怀疑他们在偷东西。熊晓琳启发了他们。有些学生对爱情感到困惑,会听熊晓琳的建议...

“每隔一段时间,熊先生都会花时间和大家聚一聚。有时他会带我们去她家吃晚饭,自己动手做包。有时我们被邀请去她家看电影和聊天。有时他们带我们去公园放松和玩游戏,这样远离家乡的孩子就能感受到家的温暖。”研究生耿洪兴回忆说,他仍然为熊晓琳能成为他的导师感到骄傲。

思想政治课教师“黄埔军校”

采访前,熊晓琳在微信上给记者发了一张照片。照片的横幅上写着“认识小林”,为生活造福。

熊晓琳2018年在北京高校培养了新的思想政治课教师,学生们在毕业晚会上真诚感谢她。熊晓琳坦言,那一刻他特别感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培养新教师是熊晓琳的另一项重要工作。熊晓琳认为,一朵花不是春天;一百朵鲜花盛开,春天充满了花园。

早在2012年,熊晓琳工作室就被选为第一批“北京名师工作室”。此后,她每年都正式承担起高校思想政治课新教师的培养任务。

从第一年培训60人到今年培训200多人;从北京高校思想政治课只有新教师的第一年到学员遍布全国的今年,工作室的培训效果是明显的。

在培训过程中,熊晓林根据新教师的需求和特点,设计了思想政治理论素质、思想政治课建设与道德教育、教学方法与基本技能培训、科研基本能力培训、远程教学(井冈山)五个模块的培训内容,并制定了严格的培训管理制度。其中,对理论知识渊博但缺乏教学技能的思想政治课新教师来说,教学方法和基本功训练中的“微格训练”非常实用。

“根据课程分成小组。每个学生将有15分钟的课。其他学生将在课后互相比较他们的意见。”熊晓琳补充道:“我们还将把15分钟的课程录制成视频,这样学生们就可以看到自己了。此外,我们还将视频发送给专家,他们将对每个学生的教学提出诊断性意见。”

有些学生感慨,这种方式似乎是给自己的班级打了一个“核磁共振”,教学水平得到了迅速提高。

除了专业学习之外,熊晓琳和学生们还将在暑假为期三周的集训期间组织有趣的运动会。他们还将组织自我指导和自我表演的晚会...一系列娱乐活动将使这项研究更加有趣。

熊晓琳总是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情,并且经常自己“玩”。熊晓琳工作室在培训新教师的基础上,还定期举办青年教师发展论坛,为青年教师搭建交流平台。"新媒体手段也是不可或缺的."工作室依靠微信公众号北京思想青年(Beijing Thought Youth),搭建移动教室,不断拓展青年教师培训的时空维度。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三级青年教师培训体系:培训新教师,带他们进屋,帮助他们上马,让他们搭车;青年教师发展论坛,常规能源加油站;“北京思想青年”,移动教室,落户“云”,指导不间断。

到目前为止,该工作室已经在北京培训了近600名新教师,为期七个时期。每位年轻教师成长迅速,避免了许多弯路。因此,北京高校思想政治课教师的培训被学生亲切地称为“黄埔军校”。从2019年开始,工作室开始承担国家培训任务,第一年就为全国培养了100名思想政治课教师。

熊晓琳认为,如果她取得了一些成绩,专注、自律和完美主义的特点是她的重要保证。

“今后,我希望在课堂上更大程度地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努力把思想政治课建设成学生真正喜欢、受益和永远不会忘记的课程。”熊晓琳仍在追求她的下一个目标。

(熊晓林,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著名教师,北京高校首批思想政治理论课特聘教授,北京高校思想政治课“熊晓林名师工作室”主持人。)

《中国教师日报》,第6版,2019年9月11日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 杏彩 河北十一选五 澳洲三分